當前位置:首頁 >>政策解讀

"引導加強金融服務……"國常會釋放了哪些重要信號?

2022年02月17日 08:02????信息來源:http://www.gov.cn/zhengce/2022-02/16/content_5674057.htm

2月14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和服務業特殊困難行業紓困發展的措施。

會議指出,工業和服務業在經濟發展和穩定就業中起著骨干支撐作用。當前工業經濟穩定恢復態勢仍不牢固,服務業因受疫情等影響存在一些特殊困難行業,近期要抓緊出臺措施,加大幫扶力度。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員周茂華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目前,全球疫情尚未完全受控,我國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在這種復雜內外經濟與政策環境下,國內政策需要有所作為,更具針對性,助企紓困,激發微觀經濟主體活力,促進內需恢復,讓供需進入良性、可持續軌道。

在他看來,政策方面的協同發力至關重要。國內面臨供給與需求等結構性問題,加之當前發達經濟體政策轉向,應采取積極財政政策與穩健貨幣政策組合,并結合其他產業等政策,為實體經濟紓困,激發微觀主體活力,推動經濟平衡可持續發展。

加強金融服務
促進企業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

本次會議強調,要引導加強金融服務。要更好支持工業經濟、服務業特殊困難行業等,人民銀行提供激勵資金支持增加普惠小微貸款等,推動制造業中長期貸款較快增長,促進企業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

這也是近年來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紓困小微企業政策的延續。“近年來,央行采取一系列支持小微企業發展舉措。”周茂華分析,除了傳統降準、降息,更重要的是通過深化金融改革、創新金融工具,拓寬小微企業融資渠道,引導金融機構逆周期支持實體經濟等,有效緩解了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這一世界難題。根據人民銀行發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以下簡稱《報告》),2021 年全年企業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4.61%,這也是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最低水平。

“這些舉措在不搞大水漫灌前提下,有效緩解小微企業經營壓力,穩定發展信心,在保市場主體、穩就業、促內需與國際收支平衡,為改革營造適宜金融環境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周茂華表示。

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宏觀研究中心主任王靜文也對《金融時報》記者強調,去年年底以來,中央強調把穩增長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貨幣政策按照“充足發力,精準發力,超前發力”的原則,推出了一系列舉措,這些政策已經收到積極效果,表現為1月信貸數據和社融數據超預期,M2余額和社融存量同比增速繼續回升。但他也強調,同樣需要注意的是,經濟下行壓力尚未扭轉。在這一背景下,要通過減費讓利、善用兩項直達工具等措施來綜合推動融資成本穩中有降。

而如何進一步加強金融服務,周茂華建議,下一步要繼續用好總量與結構性工具,穩定金融機構負債成本;深化金融改革,拓寬企業融資渠道,進一步釋放LPR報價利率潛力。此外,他還建議引導金融機構有序引入大數據等數字技術,完善信息與征信平臺建設,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同時,多部門協同治理大企業拖欠小微企業賬款等問題,持續優化營商環境。

“減稅降費+緩稅緩費”持續推進
惠及更多市場主體

實際上,減稅降費一直是本輪紓困救急政策的重要內容。近年來,從“減稅降費”到“減稅降費+緩稅緩費”,取得了不俗成績。國家稅務總局局長王軍披露,2016年至2021年新增減稅降費累計超8.6萬億元。宏觀稅負由2012年的18.7%預計降至2021年的15.2%左右,同期實際征收率不斷得以提高。

這些舉措實實在在惠及了市場主體。根據國家稅務總局副局長王道樹在國新辦發布會上介紹,2021年新增減稅降費約1.1萬億元,為制造業中小微企業辦理緩繳稅費2162億元,為煤電和供熱企業辦理“減、退、緩”稅271億元,既助力穩住經濟增長,又著力增強企業發展后勁。

從本次會議提出的幾項舉措來看,相關政策有望進一步加強。例如,會議提出,加大工業、服務業所得稅減免力度,今年對中小微企業新購置價值500萬元以上設備器具,折舊為3年的可一次性稅前扣除,折舊為4年、5年、10年的可減半扣除。延長制造業中小微企業緩稅政策。

“此次國常會的減稅降費政策主要從加速折舊及緩繳稅費兩方面著手助力制造業的發展。”北京國家會計學院財稅政策與應用研究所所長李旭紅對《金融時報》記者分析,對于中小微企業新購置價值500萬元以上的設備器具的折舊扣除政策,使企業當期的所得稅扣除項目增加,所得稅負擔減少,進而使企業現金流增加,保障企業的正常運營,并促進企業的投資及擴大再生產。

王靜文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1月上旬,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減稅降費座談會時強調,要針對市場主體需求實施更大力度組合式減稅降費,確保一季度經濟平穩開局、穩住宏觀經濟大盤。要延續到期的減稅降費措施,加大研發費用加計扣除、增值稅留抵退稅力度,對受疫情影響重的服務業等困難行業實施精準幫扶。在他看來,此次政策擴圍,進一步體現出了國家減稅降費的誠意。

而擴大地方“六稅兩費”減免政策適用主體范圍至全部小型微利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則是此前政策利好的延續和進一步擴圍。所謂“六稅兩費”指的是“資源稅、城市維護建設稅、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印花稅(不含證券交易印花稅)、耕地占用稅和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根據《關于實施小微企業普惠性稅收減免政策的通知》第三條規定,省級政府可以根據自己地區的實際情況,在50%的范圍內,減征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的“六稅兩費”。而該項政策原定的執行時間是2019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

在李旭紅看來,由于當前受國內外疫情的影響,宏觀經濟仍然面臨較大壓力,相關政策的延續乃至擴圍十分必要。“為了實現2022年經濟的穩中有進,第一季度及時出臺減稅降費政策是必要的,對于實現良好開局,穩定全年的宏觀經濟基本面非常重要。”她強調,由于中小微企業的數量眾多,對于就業及民生影響較大,因此,我國持續出臺的對于中小微企業的減稅降費政策發揮了積極的逆周期調節作用。

多措聯動
激發微觀主體活力

由于局部散發疫情影響,餐飲、零售、旅游、交通等行業受沖擊較大,也制約了這些行業崗位創造。因此,本次會議也針對這些行業提出了階段性稅收減免、部分社保費緩繳等方面政策。例如,針對餐飲、零售、旅游、交通客運等特殊困難行業,在階段性稅收減免、部分社保費緩繳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促進穩就業和消費恢復等。

對此,李旭紅認為,特殊困難行業大多數為人力密集型,一方面受疫情沖擊較大,另一方面人工成本也較高,所以社保的減免對于這些行業是可以緩解一定壓力的;此外,她建議,為了保障就業,當相關企業受到疫情沖擊暫停營業時,可以根據財政可支配的實際情況來酌情考慮,將其實際支付給員工的工資額作為退稅的依據。

不過,受訪專家也特別指出,除了政策發力紓困企業外,另一個重要方面是激活微觀主體活力。周茂華表示,當前企業面臨經營成本增加與需求不足等方面問題,個別地方政府可能也面臨缺乏優質項目投資等問題。

王靜文表示,當前存在內需相對疲軟的狀況,首先還是應該穩定預期,通過加強預期引導,防止民眾對政策理解產生偏差。其次應該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暢通國內大循環,突破供給約束堵點,打通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環節。最后則是加強需求側管理,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協調聯動,跨周期和逆周期宏觀調控政策有機結合,共同發揮穩增長的合力。

“要考慮到國內深層次供需結構性矛盾,引導這些企業沉下心來,認認真真研究市場需求。”周茂華建議。“目前,國內不少企業對需求仍不敏感,供需仍存在脫節等,企業需要修煉好內功,提升供給質量;同時,鼓勵行業創新發展,出現更多的新模式與業態,釋放內需潛力。”


久久亚洲精品无码av大香大香